在中国爱乐乐团的乐声中开启新年

2019年01月06日

对于中国爱乐乐团来说,辞旧迎新的时候永远十分忙碌。在结束了2019新年音乐会的录制与演出之后,乐团在1月4日晚上重新回到了音乐季演出的步伐中。这场音乐会既是中国爱乐乐团在2019年的第一场音乐季演出,同时也是乐团在农历新年之前的最后一场音乐季演出,这场音乐会因此带有了几分辞旧迎新的意味。


这场音乐会由余隆总监指挥的陈其钢《五行》开始。乐曲虽然短小却内涵丰富,更将作曲家对中国传统哲学思维融入其中。

陈其钢创作于1999年的管弦乐组曲《五行》完美地诠释了作曲家的老师梅西安 “将东方哲学与西方音乐表达完美融合”的宏伟理想。这部作品是由法国广播公司于1998年委约创作的,反应了陈其钢在那个时期不断对音乐表达的不同模式与技法进行探索的历程。在这部作品里,通过精雕细琢的细节安排,陈其钢呈现了中国传统哲学中“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动态变化的过程,这五种在中国哲学里构成了整个宇宙的元素,通过循环往复的套曲曲式,完美地展现了陈其钢心目中这些元素的音乐形象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作曲家采用了中国哲学里“相生”的顺序来安排五种元素: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而由张昊辰担任独奏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一钢琴协奏曲,则是既熟悉又陌生。乐迷对于钢琴家张昊辰早已十分熟悉,他在中国爱乐乐团音乐季中也早已将拉赫玛尼诺夫的两首最著名的钢琴协奏曲带给观众。然而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即使对于大多数资深音乐爱好者来说可能也是十分陌生的。然而这首作品却同样是杰作。虽然诞生于作曲家的青年时代,但由于在艺术成熟期进行了全面的修订,使得这部作品兼具年轻人的激情与完善的创作技法。

相比拉赫玛尼诺夫随后创作的第二与第三钢琴协奏曲两部旷世杰作,他的第一钢琴协奏曲似乎显得籍籍无名,然而这却并不妨碍这部作品极高的艺术价值与欣赏价值。这部作品是拉赫玛尼诺夫在1891年创作的,这一年他年仅18岁。1917年,作曲家对青年时代的作品进行了全面的修订,我们如今听到的基本上都是修订过后的版本。

这其实并不是拉赫玛尼诺夫第一次尝试写作钢琴协奏曲,早在16岁时他就曾尝试写一部C小调的钢琴协奏曲,但最终放弃了这个计划。不过,作曲家后来同样是在C小调上创作了自己的第二钢琴协奏曲,并借此一举成名。18913月,拉赫玛尼诺夫在写给朋友的信件里说,“我正在写作一首钢琴协奏曲,已经完成了两个乐章,剩下的一个乐章虽然还没写完,但是已经构思完了,我应该会在夏天之前完成全曲。”全曲最终在当年的76日完成,次年作曲家自己担任独奏在莫斯科音乐学院首演了乐曲的第一乐章。这可能是作曲家生前唯一一次演奏该曲的原版。20多年之后,拉赫玛尼诺夫对全曲进行了彻底的修改,此后他演奏的都是全新的版本了。

正因为此,我们不应当把这部作品理解为是作曲家不成熟的作品;恰恰相反,它将青年人的激情、活力与一位成熟作曲家老练的和声、配器、曲式与钢琴技法结合起来,是一部不容忽视的杰作。然而这部作品并没有因此而流行起来,拉赫玛尼诺夫也因此感到失望。他曾写信给朋友说,“我已经重写了我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它现在真的很棒,年轻时的青春气息都还在,而且作品也更加能自圆其说。然而根本没有人关注它。当我跟美国人说我将在音乐会上演奏第一钢琴协奏曲时,他们虽然没有抗议,但我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出来,他们更想听第二或者第三钢琴协奏曲。”如今的听众也许依然更期待在音乐会上听到更为熟悉的第二或第三钢琴协奏曲,但是第一钢琴协奏曲以其独特的青春气质以及充沛的生命力,始终名列许多杰出钢琴家的保留曲目之列。

而在音乐会的下半场,中国爱乐乐团在余隆总监的带领下,演奏了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自新世界”。对于许多乐团的音乐家们来说,演奏这部作品时一定感慨万千: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爱乐乐团带着这部作品走访了许多国家。从伊朗德黑兰到古巴哈瓦那,从希腊的雅典卫城到美国洛杉矶的迪士尼音乐厅,这部倾注了作曲家对故土无限思念的音乐杰作,也承载着中国音乐家们带给全世界的祝福。1月4日晚,曾经带着这部作品骄傲地走遍全世界的中国爱乐乐团,又将它带回到了北京听众的面前,而乐团在演奏这部作品时所展现出的大气与自信,也一定驱散了观众心中的寒冷。

中国爱乐乐团2018-2019音乐季的演出将在2月24日如期回归,指挥家杨洋将携手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大师瓦季姆·列宾共同演出普罗科菲耶夫与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作品。让我们届时再会!

(摄影:韩军)


网站地图 澳门大三巴赌场 澳门博彩公司 太阳城会员登入 盛618官网
申博游戏开户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游戏 www.1388msc.com
申博现金百家乐 极速百家乐 申博手机版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娱乐 申博太阳城注册 真人百家乐 申博娱乐网
申博游戏 申博娱乐登入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网址